第二十三章 認親(5)

-

黃雅晴有些吃驚:“勾搭朱世平這事還真不知道,世平也冇有在我麵前說過。”

“之後,就勾搭上了朱世傑,一個月後的一天,黃雅雯突然在朱世傑麵前哭訴,說朱世平要非禮她,”

“朱世傑氣壞了,當時就要先老爺算賬,被黃雅雯拉住,說這事要從長計議,”

“當時正好老爺子生病,他們決定在這方麵做文章,最後,就有朱世傑出麵,買通了鐵運算元的大徒弟北幌子,”

“北幌子告訴老爺子,你的病需要三兒子的血才能治好,然後就是各種道德綁架,逼朱世平給老爺子輸血,”

“朱世平不得不同意抽血,說好抽六百毫升,結果抽了接近三千毫升,抽光了老爺的鮮血,老爺再也冇有醒來,”

“夫人前去討說法,直接就被追殺,說話的機會都不給,尤其是黃雅雯更是積極帶頭,欲治夫人於死地,”

原來是這樣啊,黃雅晴一下子癱坐在地上,仙霞子一把拉起黃雅晴:“媽媽,你不能倒下,我們要找他們算賬,”

“真兒,我們鬥不過他們,朱世傑現在,大權獨攬,而且黃家此刻也聽信了黃雅雯的說辭,也要追殺我,這一切有我獨自承擔,真兒你和雲霞還是逃走吧逃的越遠越好,”

“媽,你說什麼呢,母女好不容易見麵,怎麼可能再分開?天塌下來,我們一起扛!”

雲霞也說:“夫人,你要相信少主是能解決問題的。”

黃雅雯派人來看看情況,一看四個保鏢全部倒在地上,嚇得轉身就跑,關鍵時刻,仙霞子怎麼能讓他逃走呢,直接飛針出,從後腦勺紮進去,從嘴巴裡飛出來,這個傢夥一聲不吭的倒在地上,

仙霞子拉著媽媽出了祠堂,在媽媽的帶領下,來到了議事大廳,

朱家的頭麪人物幾乎都在這裡,一見三個人都是這樣詫異的眼光看著,一個年輕的女孩:“你們是誰,這裡是你們能來的地方嗎?滾出去!”

仙霞子對雲霞說:“讓她長點記性,”

“是,少主,”雲霞一步踏出,一個大嘴巴就抽了過去,這個女孩“啊”了一聲,原地轉了三四圈,然後倒在地上,渾身抽搐著,

黃雅雯跳起來:“好一個黃雅晴,僥倖冇死,你應該逃命去啊,還敢到議事大廳來?你不知道你是朱家的罪人呀?”

雲霞又是一步上前,狠狠的一巴掌抽了過去:“你閉嘴!”

這一次,雲霞是用了全力的,欺負夫人的壞蛋怎麼能手下留情呢?

黃雅雯喊了一聲:“老公,他敢——”下麵的話喊不出來了,因為半邊臉已經開裂,摔在地上已經暈過去了。

朱世傑站了起來:“你們是誰?敢在朱家議事大廳行凶?”

仙霞子笑了:“你是眼瞎嗎?還要問我們是誰?”

朱世傑氣壞了:“供奉何在!”

兩個乾瘦的老頭站了起來:“大少爺這裡交給我們了,”

雲霞又要往前站,仙霞子一把拉回來:“你不是他們的對手,你保護我媽媽,這兩個老頭交給我了,”

“桀桀,”一個老頭獰笑著:“你們一個也跑不了,”

“這話應該我來說:你們一個也跑不了,”

一個老頭笑了:“好大口氣,還冇有斷奶吧,你媽喊你回家吃奶了,”

說完這話,剛想仰頭大笑,白光一閃,銀針從嘴巴裡射入,從腦後勺飛出,

老頭仰麵倒地,驚詫地:“鬼影神針?”然後就冇氣了。

“還算你有點眼力,”

另一個老頭驚問:“你是神運算元的後人?”

“你認識我師父?”

“不認識,鬼影神針是神運算元的獨門絕技,我師傅就是死於鬼影神針,今天可以為我師父報仇了,拿命來吧!”

“哈哈,原來以為遇到了故交,冇想到遇到了仇敵,不過,我想告訴你,你不過是剛剛突破築基,就不要跳了,”

“哈哈,這點小孩子,就算你渾身是鐵,又能打幾根釘?突破練氣境了吧?不過今天算你倒黴,就算你會鬼影神針又如何?”

“廢話真多,還打不打了?”仙霞子直接一針就飛過去了,

“哈哈,這玩意可傷不了我,”說著伸手去抓,誰知道竟然冇有抓住,直接紮進手心,進入胳膊,順著脈絡寸寸往上,而骨骼也是寸寸斷裂,

這個老頭抱著自己的右胳膊,詫異的:“你,你也是築基?”直接跪了下來:“求前輩放過晚輩?”

“現在纔想起來求饒?晚了,鬼影神針是防不住的,而且不到心臟不停針!”

老頭轉向朱世傑:“主人你怎麼得罪了前輩啊?”

“你是不是被嚇傻了?你怕,我不怕,就算她武藝很高,武藝再高還能高過熱武器,身形再快還能快過子彈,”

黃雅晴趕緊說:“真兒,你快走吧,黃家有十幾個槍手的,他們不是吃素的”

朱世傑冷笑:“現在想走?晚了!槍手準備!”

十幾個槍手衝了進來,一起舉槍對著仙霞子,仙霞子也不敢大意,立即行動,隻見一道殘影衝進槍手的人群中,嗖嗖,殘影又回到原地!

周世傑大叫一聲:“開槍——”

愣了一會,不見開槍,就轉臉大罵:“混蛋,叫你們開槍,怎麼——”

朱世傑驚呆了,槍手的手齊刷刷的掉在地上了,這,這,這是怎麼回事?再轉身,卻看到仙霞子在玩一支短槍:“這玩意是怎麼打響的?”

然後舉起槍,對準朱世傑:“我開一槍試試,不知道能不能打響,”

朱世傑連連後退:“彆,彆試了,那裡麵是真傢夥,會,會死人的,”

“劈兒”一聲槍響,朱世傑抱起了右腳:“叫你彆試,怎麼還試呀,”

仙霞子笑了笑:“這玩意不好用,指上打下呀,指的是腦門,打的是腳,我再試一下,這回來個指下打上,”

“還試呀?彆試了彆試了。”

“你他媽誰呀?叫我不試就不試了?我偏試!”

劈兒,仙霞子又來一槍,這回又打中了左腳,血流如注!

朱世傑又是哎呦一聲:“怎麼還試呀?”

“本來不想試了,你要我不試,我還想試試,”

直接啪啪兩槍,把朱世傑的左右手也打傷了,

-